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诗意与阶梯 ——诗外空间设计建造实录

August 9, 2017

项目地点 | 杭州良渚文化村玉鸟流苏街区5幢

设计时间 | 2016年7月

落成时间 | 2017年1月

面       积 | 300㎡

主要用材 | 钢结构、玻璃、铁艺、水泥

 

设计团队 | 房子和诗建筑设计工作室

设  计  师 | 朱浪进、许潇文、刘亚峰

施  工  方 | 程士铭(建邦装饰)

摄  影  师 | 张锡

 

图       文 | 朱浪进 许潇文

校       对 | 杨丹

        在海德格尔看来,我们人类在地球上的原初存在方式就是栖居、筑居,成为人的存在原初就意味着在大地上作为一个终有一死的凡人筑居(buan)。在比勒欧题为《人诗意地栖居》的演讲里,他说“栖居是以诗意为根基的”。“诗外”的营造,正意在构建这样诗意的筑居。这也是房子和诗工作室一直以来的一种营造自觉。

        “诗外”是“房子和诗”团队在杭州良渚文化村的一次文化生活空间改造实践。我们保留并丰富了场所作为阅读传播空间(专业图书馆、书店)的运营功能需求,此外还利用隐喻性的局部空间设计来营造服务文化交流活动的诗意氛围。

 

        “良渚文化村”位于杭州市西北部良渚组团核心区,距离杭州市中心16公里,距离良渚遗址保护区2公里。既紧靠著名的文化遗址,又有距杭州市区中心最近的丘陵绿地和水网平原相结合的生态环境。正是荷尔德林所言之中“诗意的场所”。

 

 

诗外:诗歌的筑居

 

       “诗外”的核心功能设置包括:诗歌阅读传播(专业图书馆、书店)、诗人交流创作基地、“我们读诗”线下基地(办公、活动、读诗录制)、诗意生活(各种产品、服务,品牌合作)、纪录片大师工作室及影片放映。

 

       基地位于玉鸟流苏综合社区两排不同方向的排屋转角处,建筑体分为三层,一层原本是一处商业营业厅,二、三楼为办公室和宿舍,分别由独立对外。由于转角的不规则性,房屋的侧面有一处不规则转角楼梯,楼梯连接室外,通向营业厅的二楼。我们改造的第一步,就是将这层层分明的格局打开,将原本彼此割离的空间和流线用某种方式融为一体。

 

       整个空间功能饱满相接,一层连接户外灰空间,大厅设置吧台、公共客厅、储藏室与录音室、活动空间、诗歌书店(小型的图书馆)、卫生间,二层为开放办公空间,兼图书阅读,一二两层经由转折楼梯走通。三层为私密空间,设卧室客房及公共客厅区,由建筑外部西侧楼梯直接进入。自外而内,自下而上过渡呈现出开放、半开放、私密的功能区域,空间序列从而得以表达。

 

▲ 施工过程中,我们将本封闭的隔墙打开后,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身体性与“道”:“书的阶梯”

 

        东侧的原有几何天窗下,我们将原有转折楼梯改造成隐喻性的核心概念元素——“书的阶梯”。转折楼梯连接户外灰空间与室内二层的开放办公及图书阅览空间,并在场地原有的设计上拓宽,加以展台设计,阶梯不仅是联通构件,也成为了诗歌展示本身的一部分

 

 

▲“书的阶梯”为设计的核心,承接空间中不同时间的光影与精神性

 

       如果如博尔赫斯所言,宇宙以其“巡游者用的无穷尽的楼梯”成为神的产物,那因为“书的阶梯”,我们希望在此地营造诗歌神性宇宙的一隅。阶梯自下而上攀爬,与西侧的室外楼梯构成房屋几何上的环抱,也与其顶的几何天窗呼应,其尺寸与西侧室外楼梯相比更为狭窄,一米有余,几乎仅仅能容人只身通过,这种穿越的场景不由使人联想到求索、问道,故而在这里,窄梯是身体问道诗歌途径的隐喻,也是建筑尺寸诗化的符号语言。

 

▲我们希望延阶梯追寻诗歌神性宇宙的一隅

 

 

场所氛围:虽在城市里,犹在山林间

 

        符号之外,场所氛围是我们在“诗外”的另外尝试。空间、材质、色彩,无一不是我们将形而上的诗意转译为物质性的场所的实验。我们想象人群活动于此的情景,浸淫诗歌文化,短暂逃离现代都市生活。

 

▲功能分区

 

        我们将二层的办公空间开放化,使其更符合文化自由交流的空间特质。原有层高基础上,各层天花选用白色乳胶漆面,视觉上整个空间更为宽敞明亮。

 

        门厅选用了自然的随形原木宽桌、粗狂质感的灰色水泥抹面服务台,意在为“诗外”入口增添几抹朴拙的匠意,办公空间和存书空间的隔断,我们则采用通透的黑色铁艺书柜,兼具储书的实用意义与开放流通空间的定义作用。

 

        入口宽桌为暖色原木,我们以简洁鲜明的铁艺围栏勾勒楼梯,形成走势向上的黑色弯折线。一层入口大厅处做裸顶,下挂白色轨道灯。整体色调为黑、白、灰、原木色,简洁明朗,冷暖相宜,氛围宁静致远。       

▲一、二层材料使用冷暖相宜、黑白相间

 

        一层门厅及二层开放办公空间均采用灰色水泥,延续户外楼梯踏面的设计,相比公共空间的粗粝,三曾休息室及客房则采用更为偏暖色调的复合原木色地砖,更为私密温暖。整体上,开放流动的空间设计、极简现代的取材搭配、紧凑连续的功能配置,都将建筑的物质性沉淀,从而使空间行为的精神性得以充分解读表达。

        值得一提的是,三层的钢结构,是我们施工时拆掉原始吊顶的意外发现。此外,我们将原始结构覆以活泼明亮的橙色,这略微“异质”的部分使空间更为活跃。

▲三层材料则更为私密温暖

▲平面图

 

 

作为隐喻的建筑

 

        关于整个改造,我们意在平衡现代的生活空间与诗意的生活方式,既构筑了现代文化空间的极简精致,又间以诗意自然的朴拙元素,使人们活动在其中,可以感到虽为现代文明的一部分,仍如同漫游在山林间。

 

        我们的核心改造元素——攀升的楼梯空间“书的阶梯”,不仅是书的阶梯,亦是诗歌的阶梯,更是读诗人和写诗人的阶梯,作为身体尺寸的物理化符号,其为功能丰富的整个建筑增加了一抹隐喻的神性意味,这也正是“房子和诗”所追求的建筑诗性表达。

▲一层活动空间

▲一层活动空间

▲一层活动空间

▲一层活动空间

▲一层“书的阶梯”转角处,恰好形成一处读书角

▲读书角空间

▲黑色木板包裹的录音室黑盒子

▲一层吧台后的录音工作室,一扇几何窗沟通内外

▲一层吧台后的录音工作室,一扇几何窗沟通内外

▲书的阶梯回望

▲书的阶梯拾级而上

▲利用转角处顶部采光,创造丰富的光影效果

▲二层办公空间采用半透的U型玻璃隔断,视觉上隔而不堵,削弱了原本低层高带来的压抑感

▲二楼开放办公空间,黑色钢板扶手和U型玻璃隔断的结合

▲三楼居住区保留了原始屋架钢结构,刷成其原先的橘黄色

▲原始屋架钢结构一角,这样的结构使得空间更富节奏感

▲龙门客栈内部,利用三角坡屋面的局部层高,洗手间的二层架起一个茶室

▲龙门客栈内部,落地玻璃连接外部通高楼梯采光井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18 by Archipoetry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