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拾时民宿“拾·光”空间改造实录

January 30, 2018

 

项目地点 | 浙江杭州                                                

设计时间 | 2016年8月                                                          

落成时间 | 2017年8月                                    

面       积 | 200㎡

主要用材 | 钢、木、玻璃等  

                            

设计团队 | 房子和诗建筑设计工作室                

设  计 师 | 朱浪进及拾时主人们  

施  工 方 | 业主自行装修

摄  影 师 | 池依依

 

撰      文 | 许潇文 朱浪进

校      对 | 杨丹

        现代建筑的一个趋势,便是逐渐消解“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之间的界限。

        房子和诗对于“拾时”民宿的塑造,即是在这样的“消解”趋势下,努力模糊的“我”和内心的“我”的对立,形式的“家园”以及真实家园的隔阂,并用无处不在的细节塑造、视觉借喻,将居住回归居住,赋予居住者在有限的物理边界内任意驰骋的精神自由。

 

▼空间秩序

▼平面图

 

 

 

 

 

 

 

 

1 茶园山林的对话

 

        拾时原址位于青芝坞茶山腹地,在一座隐藏于都市周边的旧式园区之中,三层楼房依山而建,外立面颇为老旧肃穆。但此处恰好是一处垂直的景观分割点——周边山景环绕,茶树层叠,逐级上升,于雨雾烟拢之中,四时景致交相辉映。如何将这层陈旧的外立面打开,将自然景致引入其中,塑造室内外对话且明亮的交融空间,是我们建筑改造的重点。

 

▼原址外景,杭州青芝坞茶山腹地

 

▼周边环境

 

        于是,我们设法让室内走入室外、“拥抱”室外:在原始建筑的前后立面上,我们分别嵌入了黑钢包裹的方形窗框,创造一个“隐喻”的精神通道;南向的榻榻米处将墙面完全打开,作为一个全开放的外凸透明空间,北向的厨房、浴室也在不同位置开了窗。因此,使用者处于室内的每一处位置,皆能看到室外的山景。同时四个分别位于客厅、榻榻米及卧室的天窗则解决了自然光的引入和环境视线的引导问题。由此,光影流转与四时景致更替映入室内,成了整个空间最好的装点。

 

▼茶园成为了空间的一部分

        归根结底,这样的处理使室内与室外、世界与窗不单单是一些视线的游戏,而是关于Rainer M.Rilke所说的人类的“生活时刻”。如果说设计的本质便是关于human nature的思考,那么对于拾时这间民宿,以及所有试图消融室内外空间“封锁”的建筑来说,窗(带方框的窗、透明落地窗、天窗)的开启则是为使用者提供了一条通向外部的精神通道,一个因“我”的困顿或内向逃遁而自由或不自由的空间。

 

 

 

2 将欲望还给欲望,让居住回归居住

 

        欲望组成生活,生活又是居住的骨骼。正如娴熟的设计大师总是利用人对本能的趋向引导行为,“拾.光”空间也承载了人关于居住的各色精神、物理渴望。

        拾光第一层渴望是“口腹”。民宿的男主人骆宁伟一直将“食物创作”作为经营和生活的重心,希望能够完全展示这个重要的居住元素。如果说传统独立厨房的设定是对饮食/生活的剥离(中西方传统建筑中厨房常常与主厅堂分离布置,即所谓“后厨”),那么此次拾光空间则是从空间结构上打破等级,将“饮食”放到了“生活”前面。这体现在一个贯穿庭院、入口、起居室的“味觉通道”。主人或旅人在庭院备餐,或在入口处的开放厨房烹饪,二者之间,有一个取景框式的视觉廊道,也可以创造行为互动;一条位于客厅的木色长桌则占据着空间的枢纽,且因其位于这条“味觉通道”的终点,发挥着链接口腹之欲的关键作用。

 

▼入口处的厨房

        第二层渴望是“亲密”。拾光在设计上塑造了毫无阻隔的居住场所,居住或结伴生活于其中,大部分的活动都与同伴创造着某种关联。例如在阳台逗猫的你,可以看到在前厅备餐的我;在客厅工作的我,又能听到茶室沏茶的你。这种消解了界限的场所体现出有关“亲密关系”的潜在秩序。

 

▼不同空间元素的相互“瞭望”

 

        另一方面,对于“亲密的秩序”也在内外对比中被放大。在拾时设计完成并投入使用后,设计师偶尔会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女主人林灵拍摄的经营照片中,客人们慵懒地躺卧在半开放的榻榻米中,背后是渐隐于天空的茶山。每个居住于拾时的客人虽有着明确的躺卧界限,却很容易被无限的景观倾泻所影响,当个人置于这种“有限”到“无限”的鲜明对比中时,反而“结伴”的存在被凸显。

 

▼空间中“人”的意义被放大  下图为“拾·时”女主人拍摄

        第三层渴望是“侘寂”。如果从美学角度去解释,“侘”是在简洁安静中融入朴素美,“寂”是时间的光泽。一个关注居住哲学的房屋是谦逊而简洁的,在最初拆除拾光原址的隔墙后,我们将剩下的木梁、柱、顶面进行最简化的处理。黑色钢框架勾勒于白色空间之中,这种“凌冽的冷静”又被几个大块面的木色的温柔所溶解(榻榻米、家具、移门),除此之外,再无过多修饰。

 

▼用扁担制作的衣架

▼老物件的陈设

        如果房屋无处不在的窗是与外部的“奔放"对话,这种简约的克制是一种对生命力的自律。正如Leonard Koren对禅学的评述中所说:Pare down to the essence, but don't remove the poetry.Keep things clean and unencumbered but don't sterilize. (削减到本质,但不要剥离它的韵,保持干净纯洁但不要剥夺生命力。)

 

▼设计中无处不在的“克制”

 

 

 

3 功能与结构结合的猫乐园

 

        民宿主人的三只猫和一条狗一直都被当做“家庭成员”看待,因此空间设计的时候也将猫的活动空间考虑在内。

        我们将上二层阁楼的楼梯隐藏在一面书架的背面,书架则成为了大厅的一个主要背景。书架与楼梯为整体铁艺定制,结构稳固,其除去功能上的置物及空间逻辑上的“隔断”之外,还是二层阁楼及楼梯承重的关键结构支撑。当然,同时还在书架上设计出了一条猫咪的攀爬活动路线(后因施工制作差错,路线没能完美呈现,不过听灵姐说猫猫挺喜欢趴在书架靠上方的架子上俯视人类)。书架背面、楼梯下方形成的空间一部分用来放置一台立式空调,其余部分被设计成为了家庭另一位重要成员金毛犬LD小姐的小窝。多功能猫书架的加入为居住空间增加了更多有趣、灵活的元素。

 

 

 

 

4 结语

 

        在整个设计中,房子和诗也在总结“民宿”的真实定义:用生活本身引导居住的旅宿空间。拾时是鲜有的一家,将当下普遍的“民宿连锁”商业化大潮隔离于山外,在经营上始终保持独立气节的旅店。这倒不仅仅在于它的“自营”性,而是经营者和设计师共有的对生活哲学的默契,对商业化的冷静与自律,对于人的尊重与宽容,并且愿意将这种宽容付诸实践的勇气。

 

 

 

5 建成照片

 

▼大厅

 

▼大厅天窗,日间无需灯光

 

▼榻榻米空间

▼多功能的猫书架

▼二楼卧室

▼面向茶园的阳台

▼卫生间局部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18 by Archipoetry Studio